Z

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断更半年,随机掉落
关注谨慎,谢绝转载

周叶 CURSE/黎色(08)

阅读指南及目录


叶修为了拍戏站了将近一整天,早上那顿要了人半条命的大餐早就消化完毕,就连中午的盒饭都经由消化系统变成了能量被吸收了个精光。收工那会儿整个人又冷又饿,可现在吃饱喝足身子也回暖,叶修反而觉得胃部不太舒服有些想吐。他大约猜得到是因为身体疲乏空腹太久,盘子里的海鲜又太腥……继而一顿饭下来引发了假孕的不良反应。

不知道包厢里洗手间隔音效果怎么样。叶修盯着马桶犹豫了一会儿,忍住不适用热水洗了把脸,从上衣内衬的口袋中取了应急的小塑料盒,然后倾倒出一颗软胶囊——从川云腺体处抽取液体制成的药。口服药剂远不如让Alpha直接释放信息素包裹住Omega来得有用,这种新研究出来的吸收方式,比起用针管注射效果都要差上许多。

就是解一解燃眉之急而已。把软胶囊含进嘴里,叶修平复了一下心情,推门出去回到饭桌,就着面前的橙汁一起吞了下去。

没多久,药就起效了。

“老叶你什么时候活得这么精致了,吃个饭居然还带中途喷香水的。”楚云秀夹了一块醉蟹进碗里。Beta不会受信息素影响,也完全分辨不了信息素,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闻不见味道。爱好香水事业的她凑近叶修仔细闻了闻,说道,和G家私藏系列那款荒木挺像,不过你身上这个调子更冷一些,我喜欢,从哪儿搞到的?

叶修挺无语。他以前没接触过这种东西,不知道胶囊吞下去之后身体会散发出相应的味道,故而并没有往自己身上使用A型除香喷剂。信息素可以由主观意识控制收放,但不依靠喷剂的话,难免会像现在这样若有若无地漏些味道出来。他本来想先隐瞒一下川云的存在,因为川云的脸和周泽楷太像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再来……叶修怕周泽楷在拍戏的时候会碍于避嫌,束手束脚的耽误了工作。这倒不是怀疑青年的演技和专业性——毕竟对周泽楷来说,他不止是个被标记了的Omega,还是一个被自家兄弟标记了的Omega。这下好了,身上的木质香气直接把川云和自己的关系暴露在了周泽楷的面前。

“够了啊,把你那味儿收一收,别放出来恶心我们。”魏琛朝远离叶修的方向挪了挪位置。“愉悦”和“舒服”的定义太过微妙,AO和OO之间可能没办法通过空气中的味道准确地判断信息素与香水的区别,但大部分AA可以。除非同调度高到一个惊人的地步,否则无论对方的气味有多讨喜,AA之间只能感受到对方信息素里的攻击性。

听魏琛这话,楚云秀算是明白过来了,合着这高级的味道是天然的“体香”。以为是叶修身上喷的除香剂到点开始失效,她握住筷子,调侃道,“我原本想你是榴莲味的,怕给人笑话才在平日里遮遮掩掩。”

叶修说,哥就是水果味的,这是我家Alpha的味道,你要不从他那儿搞点?既然都暴露了,叶修索性就把两人的关系明明白白讲给周泽楷听。

魏琛皱起脸,露出吃了屎的表情,“你家个屁,我已经不能直视“搞”这个字了,真他妈智(障)……智勇双全。”熟了多少年了,有谁不知道你是单身狗协会荣誉会员啊,扮Omega还扮上瘾了。楚云秀自然也是不相信,她托住下巴,伸出手指戳了戳叶修,挑眉:“行啊,一出手就来票大的,不玩柏拉图啊?来把水果味的信息素放出来闻闻。”

因为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她又转了视线过去,“怎么,还要征求你家A同意呢?”

周泽楷面上不动声色,脑子里实际乱成了一团。川云果然把叶秋彻底标记了,不止是最终标记,还很可能把对方弄怀孕了。他先前就有些疑惑自己身体上出现的针眼,那会儿只当叶秋是要以此度过发情期。可照目前的情况看,如果叶秋正经历发情期就不可能如常地坐着,而没有在发情期的话,又根本不需要信息素来安抚身体。

认为川云做错了事的他没办法在此刻开玩笑,只是一言不发抿着嘴坐在那儿,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叶秋向叶秋交代。或许江波涛说的对,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找叶秋来合作这部戏。只是想近距离接触了解一下叶秋这个人而已,能选择的方法明明有很多。

叶修耷拉着眼皮,心里默默吐槽,什么叫一出手就来票大的,不知道的路过听到还以为咱几个是什么进局子的特殊职业。AO在一块儿了,不碰上发情期都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的事,柏拉图那顶多给B玩玩……他见周泽楷脸色不太对,赶紧打圆场,“你就别拿人小年轻开玩笑了。好奇哥的信息素得回酒店再说,这会儿哥旁边可有俩A。”

……

“明天的戏份,你来找我对台词不是很合适,”叶修打开房间里的空调,拿起书桌上的剧本走到沙发处,“直接找那小伙子更好些。”

“其实他挺有天赋的,就是需要人引导,又不够自信。你一上去就火力全开,不管不顾的,哪个小新人受得了。小周啊,身为影帝就该有影帝的样子,好好带带后辈。你要是怕单独跟单身Omega在一块会闹绯闻,我到时可以在你们旁边坐着……”叶修翻了翻萧轲的台词,全然无视了身边人的“后辈”身份。他对剧本很熟悉,这会儿也仅是大致回顾一下。

周泽楷想找叶修对戏是借口,想找机会向叶修表述清楚来龙去脉才是真的。可这种事太难以启齿。要怎么开口呢?即便是开口了也表述清楚了那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要让叶秋和川云分开吗?这样说似乎只会让两人,不,三人的关系变得复杂尴尬。周泽楷可以坦然面对未来,可以接受自己消失的结果,但期望他让步到主动放弃生存下去的可能,那也太强人所难了。

想法矛盾,凌乱。

“是自愿的吗,”他顿了顿,补充了三个字,“和川云。”

叶修奇怪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勾起嘴角压抑地笑笑,“我要说不是,你打算怎么办?”

周泽楷愣了一会儿,正要给叶修坦白,就见叶修“啪”地一下把剧本放到了茶几上,故意神情凝重地转过来盯住自己说,“听你这问题,他是有私生活混乱的前科啊。咱们先对个词,赶明儿哥见着他,一定找他问清楚咯。”

“喜欢?”听到回复,周泽楷觉得两人大约算是两情相悦了。

叶修挠了挠头。在一起不一定是建立在相互喜欢的基础上,这年头,有太多AO出于满足自身生理需求的原因去民政局扯了证,这就跟以前的人因为年龄大了家里头安排的相亲差不多。或者说,比起因为年龄因素相亲,屈服于生理需求还更无可厚非一些。Omega与Alpha不同,抑制剂是会随着使用的次数增加而逐渐失效的。

找个人安定下来比拥有一段混乱的性关系靠谱得多不是吗。他没有细想过自己对川云的感情,最初只是单纯地觉得跟川云在一起,很轻松很和谐,比较容易接受。日久生情,“日”久生情,相处惯了,他慢慢的也就把川云那个人放到了心里。不说真的有多喜欢,但他必须承认自己对川云的感情产生了变化,有些微妙的不一样。

“嗯……”叶修敷衍地应了一声,委婉地表示不想继续这话题,下一秒就换上了纨绔子弟惯有的傲慢表情,眉目间透着浅淡的不屑与讥讽,不需要多用力地表演,仿佛就是萧轲站在那里。

“如今可要改口称皇弟为圣上了。”

这一段是登基大典之后,箫淮和萧轲在后花园相遇。周泽楷叹了口气,咽下到嘴边的解释,不知道是在回应先前的对话,还是下一秒入了戏,亦或是两者兼有,“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身不由己,世上万般无奈,总有一条锁困住你。无人懂我潇洒风流,亦无人备我醇香好酒。周泽楷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让人觉察的黯然,平平的语调,细读来竟承载了厚重的、无尽的哀愁。

箫淮该是明白了。

原来在那个小狮子的故事里,还有另一层他如今才领悟到的解读。让小狮子痛苦的,是世人心底的恐惧,是世人丑恶的征服欲,更是它自己不愿臣服求饶的骄傲天性。若非如此,小狮子便可以选择接受被当作家猫饲养,过上安逸的受人摆布的玩偶生活。而不是每日承受严厉鞭打,被囚在冰铁牢笼,丑态百出供人摇着扇子观赏娱乐。

箫淮也该是明白了……

所谓的云端之上的龙,究竟意味着拥有什么样的权势和孤独。

箫淮都明白。

周泽楷却是在不懂装懂。

……

江波涛不止是周泽楷的经纪人,也是他的助理。他这会儿结束了手头上轮回的事务,终于赶到了片场。不看还好,一看周泽楷和叶秋之间其乐融融一片和睦的相处气氛,他简直就要泪流满脸地为自己前两日操的心长的白发点蜡。微博上那个喊修宝的视频太片段,他不好判断是不是川云跑出来了,可他很确定,眼前被叶秋摸着小手的人是周泽楷本人。

“小周你被我电到了吗?”江波涛听见某不要脸的还对自家的小白菜这么说。

啥情况啊!你们到底是啥破剧组啊!拍的是不是正经片子啊!为了宣传也不带这样乱撩的啊!哦,好像是我们轮回自己的剧组……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

叶修“嘶”地吸了一口气,收回爪子握住一旁的茶杯,“我也没有。诶,说到这个,你要不然还是洗手抹个护手霜准备一下吧,待会儿撕纸片粘手上下不来估计又要整段垮掉。”

服装组准备戏服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竟然把秋季用的化纤类材质中衣错拿给了周泽楷。上午有个脱外套的片段,本来是很帅气的场景。没想到因为静电,周泽楷脱去上衣之后,假发乱糟糟地贴住了里面的衣物……他倒是憋住了没笑场,可箫淮身边的丫鬟憋不住啊,然后引得全场捂肚子。

严腾拔刀的时候,叶修也被自己给电到了,但因为是整个手掌握住,刺痛感并不是很强烈。

魏琛摸了摸胡茬,好奇地碰了叶修的手背一下,顿时疼得龇牙咧嘴,一旁的人几乎能从表情想象得到“叭叭”的静电流声,“卧槽,什么鬼!老叶你咋跟漏电似的,比周泽楷还凶!”

“还好啊,是你有毒吧,老魏。”叶修除了手背一麻,其他实在没多大感觉。他就是听魏琛说碰到周泽楷会有剧烈的静电反应,而对方一脸“有发生什么吗”的疑惑表情,这才有了江波涛进门看到的那一幕。

楚云秀今天没有到片场围观,于是魏琛环视了一周,喊了一脸懵逼四脸茫然杵在原地的江波涛,“小江你来得正好,来,伸出手让老夫试试。”

江波涛:……

然后魏琛又是崩溃的“卧槽”。

江波涛:???

连忙戴上手套,魏琛缩了缩身子坐回导演的位置。看这情况,我上辈子是个手机吧,老特么瞎来电。


评论(6)
热度(76)

© 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