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断更半年,随机掉落
关注谨慎,谢绝转载

周叶 粉丝的自我修养(38)

阅读指南及目录


还是第一次坐船。


叶修观察了一下四周,“要多久才能到?”


“15分钟吧。”周泽楷没去过普陀山,只是从搜索引擎上搜得了答案。


正月里去普陀山拜佛的人比较多,现在是农历二月,再加上两人选择傍晚上山,所以客流量较少,整艘快艇几乎就只有六七人。没见着什么年轻人,周泽楷和叶修大大方方露着脸,直到登岛了两人才用帽子围巾口罩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卧槽,这进山费……”上个岛居然就要160,路过景点还得另外缴费,怎么不直接去抢钱啊……


周泽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在这里,不好。”


普陀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先不说灵不灵验的事,在到处都是虔诚的佛教徒的地方说话还是要小心些。


叶修无奈地耸耸肩表示明白了。


因为抵达的时间太晚,上佛顶山的索道已经停运,这个地方没什么来往的私家车,叶修和周泽楷坐着公交到半山以后需要慢慢步行爬山。


“不住山下?再过会儿太阳都落山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


他就是刻意挑了这个时间点。


叶修见周泽楷坚持,只好抬腿继续爬石阶。不得不说,普陀山的绿化很不错,一路上都是百来岁的树木。叶修不是什么植物学家,也不是丛林爱好者,他能知道树龄是因为树上挂着的供养牌就明明白白地标着。


大自然的清香里混着一丝柔软的熏香味,叶修累着的时候停下喘几口,提神醒脑。唯一的不足就是风里夹杂着寒意,冻得鼻子有些发疼,实在太冷。


两人走过最后一家佛教用品的店铺的时候,夜幕终于降临。


叶修望了望看不到头的石阶,定在原地。


这条路太黑了。


“有路灯吗?”叶修轻声开口问。实际上他看到了,道路两旁特意做成了灯笼外形的古风路灯,可他觉得那种发出来的灯光太暗,又晃动地太让人惊恐,像是随时会在他走过去的时候熄灭。


周泽楷抓住叶修有些发凉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又扬了扬手里的手电筒,“现代科技。”


青年的手心温暖而干燥,叶修握了握,继续向上走。周泽楷也不加快脚步,只是任由叶修拉着,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登山,他跟在叶修身后边,目光温柔地看着叶修的背影。


“你白健身了,还要哥拖着你。”叶修笑道。


石阶路上只有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因为背景突然远离了喧嚣,山林间舒缓的音乐声引起了叶修的注意。大约是《大悲咒》。他原以为那是店铺里放着吸引客源的CD,没想到整座山都被装上了隐藏式的音响,循环播放。


叶修听不懂里头的歌词是什么,却意外的凝神静气。


抵达山顶的一刹那,叶修弯下腰深呼吸了一大口,他这一晚上真是把一年要走的路一次性都走完了。扶着膝盖侧过脸看周泽楷,他无语地发现青年一脸轻松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了他……叶修嘴角抽搐,抬起一只手挡了挡镜头。


“在录像……”周泽楷声音里带着笑。你怎么挡都是没有用的,不要挣扎了,先前就已经录到脸了啊。


“我去,”叶修放下手,站直了身子,“早说啊,你不知道抬手很累——”


叶修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周泽楷突然靠近亲了他。


青年的嘴唇也是凉得可以,吻却一如既往带着温热。


无论被亲多少次……


还是喜欢得不得了……


叶修闭上眼,抱住周泽楷的腰,主动伸出舌头探入了对方的口腔。


我这辈子真是栽在你手上了。


……


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在香客登记处办理了留宿手续,领了两张饭票就跟着师父去了东厢房。寺庙里的住宿环境还算不错,当然,大床房是绝无可能的,就是一张张单独的软卧跟宿舍差不多。


叶修看着周泽楷从双肩包里取出一次性洗漱用品,惊讶得不行。


“这折叠脸盆折叠水杯有点厉害了……我去,毛巾还能这么压缩着玩儿?”叶修没有野营过,所以对这种便携式一次性洗漱用品一无所知。


“也是现代科技。”周泽楷笑眯眯地替叶修挤上牙膏,然后把牙刷递回给他。


因为爬了山有些疲惫,第二天又要早起,两人收拾完就躺到了床上睡觉。


@神说要有光v:拜佛使人健美,晚安[跪][跪][跪]


热门评论:


@_词一首_:让楷楷背上去嘛[心疼]

@联盟大法师:点完赞才放大看了一下@_词一首_的头像,然后进入主页……[跪][跪][跪]

@圈点:国民婆婆出现了[跪][跪][跪]

@是娃娃脸啊:不得不留言合影了[跪][跪][跪]

@胸一甩奶四海:卧槽,真,楷皇母后?[跪][跪][跪]

@最疼爱的人:本来想来评论看看有没有大佬发叶神照片的,结果……[跪][跪][跪]

@准备好了没有:亲妈,亲岳母,啊呸,亲婆婆hhhhhh[跪][跪][跪]

……


凌晨两三点。


周泽楷和叶修是被周围人的动静给弄醒的。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结果发现就是到点儿要开始早晨的活动了。他打了个哈欠,披上了外套,感慨了一番师父们令人惊奇的诡异作息:早睡早起到一个离谱的境界。


周泽楷说,你原先值夜班作息也没正常到哪里去。


叶修静止了一会儿,评论了一句有道理。


两个人都对佛教文化没什么了解,就是依葫芦画瓢,跟着旁边的人祈福而已。别人绕圈,他俩就绕圈;别人点香,他俩就点香;别人鞠躬,他俩就鞠躬;别人磕头……他俩就掌心合十弯腰拜一拜。


叶修举着手里的三支香,有些被熏到,“咳咳,怎么觉得我们俩这么逗……”


“嗯……”周泽楷早就这么觉得了。


完全不知道在做什么,也不认识那些佛像分别对应了哪些神话人物,他就是觉得和叶修一起进行这平淡无聊的活动很开心。周泽楷周围是一片“财源广进”“合家平安”“学习进步”“身体健康”“幸福美满”等等的许愿声……他抿了抿嘴,在心里划下了健康平安和幸福的重点。


迄今为止周泽楷已经足够幸福了。他得到了他最想得到的。做人不能太贪心,如果可以,那就把福报留给他身边的人。


随着人群在大殿里逆时针走动着拜佛,叶修突然伸手扶住了周泽楷的脑袋,神情严肃,“这个观音不能拜。”


周泽楷奇怪地看着叶修。


明明大家都在拜的。


叶修面色红润,凑近了周泽楷的耳朵,压低嗓音,“旁边有个阿姨跟女儿解释这是送子观音……”


不合适,不合适,真的不合适。


这个观音不能拜。


……


周叶二人在多年之后回忆起这一段经历,他们发现自己唯一记住了的佛像,就只有那个不能拜的送子观音。


……


半年后的夏休期。


[wuli楷楷:上线]


叶修看了看界面。


[君莫笑:正上着呢]

[wuli楷楷:喵呜…]

[君莫笑:上那号干嘛]


对面没有再回复。叶修从抽屉里翻出之前的小战法,换卡插了上去,一登录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嗷呜嗷呜。


[喵呜喵呜:你怎么十级了?]


周泽楷也不想的。他忘记了即使不砍怪,只要踏入新地图解锁未知领域就会获得经验的设定,等发现的时候小神枪已经升了一级,索性直接用这个号来回测试跑了好几百趟。


[嗷呜嗷呜:跟我来]


叶修: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嗷呜嗷呜开着踏雪寻梅的特效,一路飞枪,吸引了一大波玩家的视线——“还有这种特效?外挂吧?”。叶修无奈,只好扔掉了包裹里的东西减轻负重跟在后面。梅花标记每每要消失的时候,他就能看到视镜上的队友标记停了下来。


[喵呜喵呜:哥又不是会迷路/流汗]

[喵呜喵呜:不用等了,直接来个坐标]


然后周泽楷就真给叶修发了个坐标自个儿先去了。


叶修:……


叶修:怎么觉得你今天全身骨头痒。


坐标指示在冰霜森林里的一座雪峰。因为荣耀从未出过相关地图任务,也就不存在论坛大佬出登峰攻略,普通玩家尚是如此,更别提对风景没什么特殊癖好一心研究技术的叶修。等他到达峰底,雪峰峰体上的花草特效刚好开始消失。


叶修明白过来周泽楷先前大约是在测试他的移动速度。顺着特效往上攀爬,叶修一会儿就看到了平台的边沿。


角色跳上峰顶的一瞬间,小战法视角的荣耀天空进入了黑夜。


地图上竟然还有这种适合小年轻谈恋爱的地方……


身边忽然传来热闹的欢笑声,礼炮声,然后绽放的烟花布满了头顶整个空间。虽然五彩得有些花哨,样式又单一,但通过控制烟花弹的角度和时间所打造出来的一整场烟花赏还是蛮好看,蛮震撼的。百花齐放的效果快赶上跨年夜的场面了……叶修自然是知道这操作是来自职业圈选手们的默契配合。


“叶修。”周泽楷开了语音。


叶修调了调视角,几乎要以为是一枪穿云站在眼前——嗷呜嗷呜换了套和一枪穿云类似的灰白风衣。


他说:“我爱你。”


荣耀是一个可以通过操作调整角色动作的游戏。不知道枪王私下练习了多少次,嗷呜嗷呜往喵呜喵喵的面前跨出一步,微微弯腰,偏了偏头。叶修当前的视角只能看到嗷呜嗷呜放大的额角和发丝,但他知道小神枪亲吻了小战法。


微操还是厉害的。游戏和现实不一样,叶修只是在心里夸赞了一下,并未真的被这样一个小动作撩到。


接着嗷呜嗷呜退回一步在屏幕里单膝跪下了。


小神枪仰头的角度太刚刚好,让叶修有一种正在被对方凝视的错觉,因为这小号是扫描了真人的照片,看上去仿佛就是周泽楷在面前伸出了手。


“我今后可以和你一起生活,一起走下去吗?”


不再是“嫁给我”这样让叶修有些不适应的表达方式。


“选择你的理由呢?”叶修开麦。


“我有房,有车,还有钱。”周泽楷不卑不亢地回复。


“合着你是说我没房,没车,还没钱是吧?”叶修清了清嗓子。


“你有我……”


“不长记性啊。”叶修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不太娴熟地操作着喵呜喵呜将手搭在嗷呜嗷呜掌心的位置。


你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戒指。


评论(19)
热度(160)

© Z | Powered by LOFTER